上一章
主页 > 悬疑 > 崂山道 > 第六章 聚阴魂引天雷

第六章 聚阴魂引天雷

作者:锦鹏发表时间:2016-01-15 23:55:32字数:3037 加入书架

www。ilieqi。net 爱猎奇小说网提供各类恐怖好看的灵异小说,悬疑小说,科幻小说等在线阅读,小说推荐以及小说排行榜功能。同时提供各类短篇灵异故事在线阅读,一网猎尽各类灵异事件,充分满足您的猎奇心理。

恍惚间的想着自己会死的多么奇葩,突然听到身后一阵“嗖嗖嗖”的风响。

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悲苦,这又是怎么拉!反正都是要死,怎么还没完没了拉!

正要抬头去看,忽然听见自半山腰传来熟悉的喊叫声:“大侄子,别怕,二叔来拉!”听到是二叔的声音,我顿时觉得精神一震。就奋力的想要爬起来,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。刚起身到一半,却感到一阵乏力,又摔在了大石之上。

可等了老半天,却又没了动静,难道是快要死了,出现的幻觉吗?

我这正怀疑自己是不是失血过多,造成的幻视幻听。突然又是一阵“嗖嗖嗖”的风响,几杆五颜六色,黑木为杆的小旗,稳稳的插在了大石周围的土地上。

我奋力的抬起头往下看去,只见二叔又套着第一次见他时那件又脏又破的道袍,依旧是用根草绳松松垮垮的系在腰上,爷爷给的那个木箱子挂在脖子上、

一边踏着奇怪的步伐,一蹦一跳的往山头上来,一边随手从箱子里取着一杆杆小旗,往周围的地上随手扔去,离了手的小旗,都稳稳当当的插在了地上。蹦跳之间那条隐在道袍下,已经看不清楚颜色的大裤衩,依然晃的人眼疼。

等了好大一会儿,二叔才来到了山顶。凝如实质的寒雾中,二叔手掐决,口念咒,巍然的肃立在我的眼前,四周隐隐似有什么玄妙的东西在流动,带动着寒雾仿佛都按照一定的规则律动着。

虽然整体卖相还是很差,但对于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的我来说,却是犹如天神般的存在。

“啊·····啊·····咳·····咳······咳”我刚张嘴想喊二叔,却被流进喉咙的舌尖血呛住了,止不住的咳了起来!血沫子喷的面前的石头上到处都是。

“我靠,大侄子,你这什么情况?怎么还带吐血的?我们当年顶多是阴阳不调,被阴气冻死,你这怎么跟杀猪似的!”二叔还是一脸不正经的在那跟我逗着闷子,但是我从他已经红了的眼眶里感受到了二叔此刻的心痛。

我激动的想要去抓二叔的手,却一把抓了个空,一头从石头上栽了下来,身子还没落地,就感觉一阵熟悉的天旋地转,二叔又把我当玩具甩了一圈,只是这次落地很轻,非常轻,二叔疼爱的抚着我的脑袋,让我感到阵阵的清爽,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跟二叔玩闹的下午。

“咔嚓”

“啊!”

二叔趁我不注意把我已经掉的耷~拉到胸前的下巴,狠狠的又托了回去,这一下痛的我,忍不住嗷的一声叫了出来。再合上嘴巴时,只觉得满嘴的清凉,不同于吸入雾气的冰冷,那种清凉让我重新找回舌头的感觉,虽然还能感到丝丝的痛感,但起码这种感觉是真实的。

“傻孩子,看来真是把你逼急了,怎么想出用舌尖血这招的,都怪二叔不好,来晚了,没事儿了啊,看二叔的!”二叔轻轻把我放回到大石之上,随手一划就把上衣从背后划成了两半,顺着肩膀滑落到腰间。

从箱子里拿出一直已经接近秃头的毛笔,用那仅剩的毛头,在盛满了红色液体的瓶子里沾了一下,随机在我身上画了起来。边画还边口中不停的念叨着。

“景中真王,威制九天。手三素,足踏九玄。金虎庇日,乾。神秉,持鞭。按行五斗,平七元。吾奉上帝,吾延生。初分太,吾已有年。令持符命,掌握威。雷交作,霹震。分夜,考鬼源。雷局,公道偏。吾今役使,成欲如言。急急如律令。引雷,中!”

一通符咒,带着口诀连年带画下来,二叔头上已经见了汗珠,虽然很想伸手去帮二叔擦拭一下,无奈我也是自身难保·······从见了二叔,到花完符咒已经过了来半天了,口中含的鲜血也是咽的干干净净,能感觉到体内阴阳二气的融合再度处于了被动状态,随时都有再度崩溃的可能。

虽让想说话,但刚刚接好的下巴,现场就让我知道了什么叫自作自受。我只好连比划带“啊啊啊”的跟二叔打着哑语。

二叔一巴掌就把我拍翻在石头上“想什么呢,二叔都来了,还能让你接着使舌尖血那要命的招儿?大侄子,看二叔手段!”只见二叔抖手从袖筒里,抽~出一杆尺长的黑色大旗,屏气凝神,口诵咒决。

“北帝真人,酆都章。威光神,物物隆昌。足魁罡。六甲左攻,六丁右防。青孟章,左列白~虎。兵右傍,朱雀光。在前玄武,明後。茫茫酆都中,重重金刚山。九幽诸罪魂,身随灵阴幡。急急如律令!阴魂入阵,疾!”随手就重重的插在了大石之上,入石三分。

只觉得瞬间周围的冰寒雾气再度暴动起来,之前虽然肆虐,但也只是一地之威,此刻却仿佛合了某种天地变化,似乎有无穷无尽的阴寒之气正在往这山头之上聚拢,让我忍不住,拉住了二叔宽大的袖子。

“这就怕拉,还有更厉害的呢。大侄子,今儿二叔给你露一手,让你看看咱孙家的手段!”二叔大袖一甩就挣脱了我抓着袖口的手,往后跃出三丈开外,随手一扯腰上的草绳,忽的一下就把那件破旧的道袍脱了下来,“哗哗哗”的甩做一团,远远的扔到了半山坡上,别说这一套~动作下来,还真有气势。

可再细看时,却再也没有了轻松的心情,只见二叔背后的天目,原本金色的瞳孔部分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,而眼眶部分也已经腐烂到了极致,比第一次见到二叔时,还要恐怖的紧,起码那次只是流出黄浓而已,可这次却是黄浓活着血水,稀稀拉拉的一坨一坨的往下坠着。

直到这时才闻到那股腐烂的臭气。

“太上敕令,鬼魅孤魂。今受吾召,放逐还魂。生有生道,死有死期。吾道为证,若比红尘。善缘花开,结缘此身,待得他日,受果还因。急急如律令,出!”

只觉得一阵腥风自二叔天目之中迎面而来,还没到近前已经随着先前那股律动与周围的阴寒之气合二为一,使本来就让人感觉阴寒刺骨的雾气更添了几分血腥之气,一时之间,孤山顶上阴气冲天,连大石之上都结起了一层肉~眼可见的白霜。

随着这血腥之气的加入,原来流入我身体内的阴寒之气,变得更加的肆虐,原来还像是顺着身体的脉络在往心里冲撞,但此刻却像是完全没有顾及,彻底的在我体内横冲直撞起来。胸口的纯阳之气,再次压了下来,冻得我又缩成了一团。

“把这个喝下去!”二叔端着一碗血里呼啦,已经凝成了糊糊的玩意儿递到了我的嘴前,这会儿也顾不得那是什么玩意儿,只管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。

还别说,这玩意儿比舌尖血有用的多,刚到嘴里就觉得一股火热的腥气顺喉而下,将那团纯阳之气,煽动到前所未有的热烈起来,舒服的忍不住“哼哼”了两声。

二叔看我没什么事儿了,也擦了擦头上的汗,歪着身子斜靠在大石旁边坐了下来。“小禹,刚才上山我布了个聚阴阵,把这方圆百里的阴魂野鬼都聚了过来,然后又放了几只百年以上沾过活人命的厉鬼进来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我茫然的摇了摇头。

“意味着这山头上如今已是绝无仅有的死阴之地,天道自然,阴阳协调,阳盛则取阴劫,阴盛则出阳破。刚刚在你身上二叔画了引雷咒,知道什么意思吗?”

我还是没弄懂二叔说的什么意思,只是这会儿没法说话,所以依旧茫然的看着二叔直摇头。

“你个瓜娃子呦”二叔学着四川口音笑骂了一句,随后又给了我后脑勺一巴掌,“这世上最阳之物,莫过于天雷,如今这里已成了死阴之地,天若不谴,必出魔物。”

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二叔到底要说什么,不过他一向爱在我面前装,问他也白问,还是自己想比较靠谱。“死阴之地,天雷,引雷咒!”

我“忽”的一下蹦了起来,今天衰了一晚上,我都没像这会儿这么有力气,什么背痛,舌头痛,下巴痛的通通都扔在了脑后,扑到二叔背上就开始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!

这货是要引天雷下来劈了我!

我能不火吗?怒极攻心一时忘了更要命的茬,二叔没事就爱甩着我玩儿,这会儿我主动送上门,他更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,一晃身就把我摔回到了大石上。

“老老实实,给我呆着!成不成就看这一下了,开天目,看似难入登天,实则原理却很简单,考验的就是你道体的凝练程度,凝练道体靠的是阴阳二气于体内的相融相生,过不了这关大多是因为体内的阳气不足,今儿二叔就用极阴引极阳,共铸道体,让你一次性大成,永绝后患!”

加载下一章>

  • 设置

    A- A+

    H- H+

    开启